电影天堂国产剧梦想越走越近
 分享

梦想越走越近

1.0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 年份:2017 地区:大陆 类型:国产 
  • 更新时间:2019-08-13
  • 主演:梁爱琪,于晓光,宋佳伦 
  • 导演:杨晶 
  • 简介:赵家村农业大户在掌门人赵永和及长子赵家强相继过世后,留下让大儿媳文秀接管赵家农场的遗言,其子女 们为争夺遗产各怀私心,赵...
 分享
花絮
  • 简介
  • 剧情
  • 影评
梦想越走越近免费在线观看-赵家村农业大户在掌门人赵永和及长子赵家强相继过世后,留下让大儿媳文秀接管赵家农场的遗言,其子女 们为争夺遗产各怀私心,赵周两家的孩子发生激烈冲突,在家庭面临着四分五裂的危难时刻,田月英为了完成丈夫的遗愿扶助文秀接管赵家农场文秀接管赵家之后,众人对她持排斥和怀疑的态度,各家纷纷对其发难。尤其是赵家的大女婿于得利私心太重,垂涎赵家产业,更是把文秀视为眼中钉,时刻想把文秀赶出赵家。即使这样,文秀还是一心扑在企业上,提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打破赵家农场的旧模式,却因此激怒了村民,在亲戚的挑唆下要把文秀赶出村子。关键的时刻,正民和家平挺身而出。善良上进的文秀在云鹏、正民、家平、丽珠和共同扶持下,带领赵家村历尽磨难终于走向城镇化。而文秀和云鹏几经分离,也最终看清了彼此是相爱的人,携手走到了一起。

大年三十,酒足饭饱,赵永和趁着孩子们都在场说,去年一年经过全家人的共同努力,农场的各项工作取得巨大收益,家底也雄厚了,年前去镇里开会,按十八提出的加快城镇化步伐的精神,又有了更多的优惠政策,今年是实现家强走时想搞城镇化梦想的最好时机,要甩开膀子大干了。另一件事情是家强过世之后,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年前犯过一次心脏病,经营农场显得力不从心。所以他打算尽快把农场的大权交出去,推选新的当家人。众子女们

文秀到香月家进行劝说,对香月忆起家强健在时,两家亲密的感情,虽然家强已逝,但文秀仍希望与香月保持亲近。香月疑心文秀在打正民的主义,对文秀非常忌惮,出言讥讽。文秀忍下委屈,劝香月别和家平去争农场,不要让赵家散了,让正民留在城里和自己一起办公司。香月误会文秀在给自己扣帽子,更误会文秀想把正民留在身边,近水楼台先得月勾引正民。文秀的所有解释,听到香月耳朵里都变成了无耻和挑衅。香月端起一盆水朝文秀身上泼去

接手赵家农场的工作的繁忙,使文秀无力经营城里的公司,文秀想把公司以适当的价格转手给他,正民觉得这是他事业发展的一个全新机遇和转机,没料到香月却坚决反对,她认为文秀居心叵测,一手想抓着赵家农场,另一只手想抓住正民。两人为此事,再次掀起矛盾。月英得知文秀要把公司交给正民,把大挂钟叫到自己家,让大挂钟劝说香月让正民接受文秀的公司,月英认为这件事对正民来说是个大好机会,正民在城里可以少奋斗十年。正民要是在

香月越想越觉得委屈,趴在床上流泪,钱有贵推门走进来,给香月送来一碗鸡汤。正民回来恰好看到有贵陪着香月在喝鸡汤。有贵离开后,正民认为香月过分,母亲送的包子她扔到门外说是喂狗,有贵送的鸡汤她却来之不拒。香月落泪,觉得正民故意在挑自己毛病。正民不愿和香月争吵,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和不满回城了。正民约文秀到餐厅吃饭,告诉文秀自己不能接手她的公司。文秀问正民有什么打算。正民说他想回村和香月一起建家庭农场。两人聊

赵家民生有限责任公司开张挂牌,家里正热热闹闹的宴请村民吃饭,门外传来一阵嘈杂。钱有贵和大挂钟带着周家村的村民冲进赵家。大挂钟质问文秀是不是要挖周家和赵家村在山下的袓坟。赵家村吃饭的人听说文秀想要把山下的祖坟迁走,矛头都指向文秀。家平挺身而出替文秀澄清说这都是谣言,让大家安心坐下吃饭。文秀却真诚地道出了自己想要迁坟的理由,一时之间群情骚动。钱有贵上去把桌子掀了,村民们一哄而起,把桌子都掀了。小辣椒趁

文秀回来后直接找到了镇长,她把自己的想法和盘告诉了镇长,希望镇上能争取到这两个试点村。她承诺赵家公司愿意为两个村建一块公墓,并承担所有迁坟的费用。但迁坟之后,她要承包那座山,她打算建立体化生态农业产业链。村里下通知要开会,吴镇长主持会议,说县里有精神想各村统一规划坟地,他们镇里已经把周家、和赵家两村定为试点村。也就是说,所有人的坟地都要搬迁,这样才能有效地使用土地。开会的村民议论纷纷,都很吃惊文秀

小辣椒得知文秀和云鹏谈恋爱,小辣椒拍手称好。这样的话,文秀嫁给别人,就得老老实实把赵家的公司给家平让出来。于得利偷拍到正民和文秀在一起的照片,他看到小辣椒时,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怕文秀和正民走到一起,将来整个赵家都会被两个人霸占。于得利决定把文秀和正民的事儿给香月提个醒,防患于未然。于得利把照片发到香月手机上。有贵正在香月家试穿香月帮他做的新衣服,香月看到了文秀和正民的照片。有贵发现香月神情不对,

文秀到月英家找正民,文秀劝正民,为了小彬,他也该担起一个身为男人的责任。就算这几年他疏于家庭,香月对他有些怨言,他要是个真正的男人,真的把这个家放在心上,就该把以前对香月和家庭的亏欠想办法弥补回来。正民在文秀的劝说下想回家和香月谈谈。正民推开卧室门,看到了有贵抱着香月躺在床上。正民转身离去。云鹏帮助宏德家修门,文秀和宏徳留云鹏在家吃饭,文娜跑进来大呼小叫正民和香月到民政局离婚去了。宏徳教训文秀,问

文秀正为公司几个方面同时发展资金窘迫发愁时,吴镇长打电话来说两天后市里召开城镇化发展研讨会。文秀认为这是一个招商引资的好时机,立刻找来家平商量。决定连夜制定一个在无公害蔬菜的发展和生态养殖多元化产业拉动下的城镇化建设计划书。文秀和家平晚上在公司加班做计划书,丽珠从黑影里转出来,从窗外往里偷看。文秀因为疲惫打盹,家平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文秀身上,家平继续工作。丽珠见后,忍住嫉妒,没有冲进门去。文

文秀晚上在公司加班,云鹏把车停在赵家农场院子里,坐在车里听歌,等文秀下班。文秀下班看到云鹏之后,问他来找自己干什么,为什么不进屋。云鹏告诉文秀,他之所以等在车里,其实是想等她一句话,让他可以走进她的办公室,有一天可以走进她的心里。文秀为正民和香月的事儿发愁,云鹏帮文秀出主意。文秀接了小彬和果果约正民一起吃饭,又以正民的名义约香月见面。正民和香月到饭店之后才知道请客的人是云鹏,小彬上去拉住了正民和香

清晨丽珠来查看大棚里的蔬菜情况,看到两人分别在椅子上睡觉。丽珠气愤已极,拽起家平到休息室外面,让家平说清楚为什么夜不归宿。家平向丽珠解释,丽珠不听。文秀大声斥责丽珠说,你把事情想的那么歪干什么,现在蔬菜眼看就要烂在地里,我们在想尽办法去解决问题,你不要在这里添乱了。丽珠无言以对,并说出她做为蔬菜基地的承包者,也为此事想了一夜。既然无公害蔬菜标价太高,为了把损失减到最小,可以按平价菜的价格销售。文秀

云鹏以正民的名义注资之后,资金问题虽得到了缓解,但仍有一百万的缺口。文秀紧急召集赵家人开会解决资金问题,希望各位股东能加大投资。众人没有一个人响应,对文秀的经营模式持怀疑态度。文秀说既然大家都不同意加大投资,那么只剩下一个办法,就是吸收外资。月英和永兰反对外人加入赵家企业,文秀解释企业要发展,仅靠赵家的力量是有限的。在文秀的劝说下,月英做出让步,但提出不管谁想加入,文秀都要保证公司姓赵。永兰仍固执

看到丽珠神色黯然第回家,又听于德利把文秀给家平首饰的事情添油加醋地一说,小辣椒按耐不住心中的愤怒,要找家平算账。小辣椒到家平家的时候,发现文秀正在安慰家平,立即冷言冷语,讽刺他们叔嫂情深。小辣椒指责文秀不知检点,整天往家平屋里钻,导致家平和丽珠弄到离婚的地步。文秀知道小辣椒不可理喻,起身离开。家平把首饰交给小辣椒,让她问清项链的来历。小辣椒自认为证据在手,所有事情尽在自己掌控之中。没想到小辣椒拿出

丽珠质问文秀和家平孤男寡女在一起做了什么,文秀向她解释自己为了解决蔬菜的销路问题到大棚录制宣传片。于德利故作好人过来劝解,文秀让他和丽珠一起到城里宣传销售。不过在销售方案上二人产生了强烈的分歧,丽珠打算按照一般蔬菜平价销售,文秀要拿出五个大棚的蔬菜免费赠送。杨瑞听说这个情况,要找丽珠好好谈谈,丽珠不理睬杨瑞。赵永兰听文秀免费赠菜,不分青红皂白就过来干预。文秀立下军令状,万一失败自己就是砸锅卖铁也要

杨瑞主动约丽珠见面,见到丽珠之后,杨瑞扑通给丽珠跪下。杨瑞接连煽自己耳光,请求丽珠原谅。杨瑞告诉丽珠,他从赵雁那里听说了她怀孕的消息,他不得不和丽珠坦白,其实那天晚上,他侵犯了丽珠,孩子是他的,他要对丽珠和孩子负责。丽珠听后愣住,无论如何不相信杨瑞的话。杨瑞说出他在丽珠喝的水中下了迷药,请丽珠原谅他。丽珠哭着对杨瑞又踢又打,痛不欲生。杨瑞说自己太爱丽珠了,就算她把他杀了,他还是要娶她为妻。丽珠回家

月英的狼狈,被宏德看在眼里。宏徳劝月英干脆让正民离婚,月英难过掉泪。宏德于心不忍,帮月英出主意,找有贵谈不如找有贵的爹谈,先搞定老东西再搞小子。月英采纳宏德建议,和有贵爹谈妥了赔偿条件。月英为感谢宏德把他请到家里喝酒吃饭,宏德感念月英帮自己治风湿,看到月英忙里忙外,对月英生情。宏徳语言试探月英,这时大挂钟走进门来,大挂钟误会两人正在交往,出言讥讽,闹得宏徳负气而去。有贵得知父亲私自索要补偿款在家里

正民醒来,月英误解了正民和文秀,问正民是不是和文秀暗中好上了,正民说根本没有的事儿。月英告诉正民,若是正民和香月真过不下去,可以离婚,但小彬必须留在赵家。另外,月英警告正民,就算他和香月离婚,也别想能娶文秀,她丢不起那个人。正民来到大挂钟家,看到香月正给有贵上药,正民向有贵道歉,向香月提出离婚。香月同意了离婚,但只有一个条件,小彬归自己。正民和香月谈不拢,两人不欢而散。赵家企业为流转土地的村民发放

还没有来得及输完液,文秀接到专家的电话,匆匆向车站跑去,顺利接到专家张主任,赶到养殖场,文秀就昏了过去。张主任被文秀感动,答应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解决问题。丰收在望,有贵发现收割机仓斗漏粮,过去查看情况时被绞断两根手指。文秀听说有贵出事,让家平派出两台收割机帮助周家农场收割,香月不仅没有感激,反而怀疑文秀和周正民的关系,赌气要到医院看护有贵。田月英提醒周正民注意一下邻居的风言风语,千万别把媳妇赔进去了

村长竞选那天,文秀接到果果老师打来的电话,说果果发烧,要文秀到学校去一趟。云鹏自告奋勇拉文秀回城。文秀安排好果果之后,看到时间紧张,要云鹏加快速度。可是云鹏因为心疼文秀反对她参选,假称车子故障,故意拖延时间。于得利夸夸其谈,演讲结束。村民们一副脸上怀疑的目光。眼见最后一个竞选的演讲结束,文秀还未出现,于得利告诉大家,文秀弃权了。正在这时,文秀到达现场,她即兴演讲,诚恳地说出自己对村里建设城镇化的宏

正民把周家农场欲和赵家农场合并的想法告诉了香月和有贵,香月怒了,说这一切都是正民和文秀计划好的,拿她和有贵当傻子耍。虽然正民据理力争,摆实事讲道理,想说服香月规模化经营所节省下来的成本,得到到收益。但香月还是认为正民以此设套,想和文秀侵吞周家农场。香月和正民大吵起来,有贵上前拉偏架。有贵拿出文秀打给正民50万的欠条,这张欠条勾起了香月对正民和文秀的所有怀疑,香月对自己的婚姻感到绝望。有贵把正民激怒

云鹏提前在新房里准备了红酒和亲自做的西餐,他以自己身体不舒服为由把文秀叫到家中。文秀看到云鹏欺骗自己心里不快,但看到他精心准备的晚餐,没有把不快挂在脸上。云鹏要文秀陪自己喝红酒,庆祝自己把新房装修结束,提起结婚的事儿,两人产生口角。文秀欲要离开,被云鹏劝回去。云鹏喝多,强行要对文秀亲热,文秀挣脱,夺门而去。文秀思虑再三,觉得自己和云鹏并不合适,她向云鹏提出分手。文秀坐在村里广场望着月空思念家强,正

月英对着永和照片垂泪时,文秀、家平和正民一起回家,正民长跪在永和的遗像前,求月英原谅自己没有守住婚姻,没有守住小彬,月英原谅正民,正民、家平和文秀陪月英一起吃年夜饭,文秀提出自己下一步的打算,文秀想扩大产业规模,把责任有限公司转换为股份有限公司,增加村民入股,为城镇化建设做准备。月英听说文秀想把公司分给村民,立时火冒三丈,认为文秀为了赢得村民对她这个村长的支持,把赵家的利益拿出去当筹码。赵家企业是

文秀过年也不休息,研究年底的财务报表,觉得于得利管理的生态养殖场数据存在问题,文秀问文娜原因,文娜也觉得年底的旺季,养殖场的收入不增反降很不合理。文娜提出公司管理太过随意,各分场各自为政,要个报表数据的都要不来。文秀把正民叫到家中商量对策,若是只查于得利,他肯定不服。正民给文秀建议,若要成立股份有限公司,在增资扩股前,必须在企业内部搞一次全方位的审计,重新理清资产和负债情况,借着这次审计,把于得利

于得利私下里找丽珠,要丽珠小心文秀,别着了她的道儿。查账时遇到什么问题手下留情,帮着他遮掩过去。丽珠的意思没做亏心事儿不怕鬼叫门。于得利见丽珠情理不通,眼珠一转又生一计,挑拨丽珠说文秀和家平两人早就勾搭上了,现在家平眼睛里只有文秀,上次家平冒着毁容的危险挡下大挂钟想泼文秀的白酒,就是最好的证据。丽珠听后,果然面显不快。丽珠和文娜到了生态养殖厂后,于得利热情地把丽珠和文娜请进办公室,说一会儿让会计把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文秀决定召开全体股东大会。赵家平看到丽珠日益鼓起的肚子,心中五味杂陈。于德利听说文秀要查公司所有的账目,当即强烈反对。听文秀第一个要查自己生态养殖场的账目,当即怕案而起,起身离开。文秀给于德利打电话,只要他不愿意配合查账,自己就免掉他生态养殖场的场长职务。

文秀只好让技术人员争分多秒地进行维修,然后把于德利请到了办公室。于德利面对这个严重的事实,坚持自己买来的都是新款制冷设备。周正民建议立即严肃处理于德利,文秀担心赵家平受到牵连,要再把赵家平的账目梳理一下。

于德利找人吓唬文秀,那人把文秀的额头咋得鲜血直流,周正民抓住那人,逼问得知此人受于德利指使。文秀得知是于德利所为,让周正民放了那人,毕竟自己对不起大姐在前。周正民只好拉着文秀到医院包扎,文秀提醒周正民这个事情不能对家中的人说,否则这个家的人很难和睦相处下去。

马三和赵五只提到三险一金,人家文秀答应给固定的工人出五险一金,不过马三和赵五等带头闹事的工人没有这种待遇,纷纷要求退出马三赵五的小团伙。马三把责任都归结到于德利身上,让他找文秀给自己找回五险一金。于德利在文秀办公室门口鬼鬼祟祟地张望,周正民让他干干脆脆地进来。

于德利的屁股还没有坐稳,没想到文秀去而复返,让继任的当家人于德利把云鹏和自己投资的钱退还过来,否则自己还会重新掌管赵家公司,赵家平和周正民也要跟着撤资。于德利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让家梅把家里的钱全部取出来,田月英担心着不过是杯水车薪。于德利计上心来,想找杨瑞帮忙。

周正民告诉赵家平,自己和文秀之所以成立新的赵家公司,是想保住赵家公司这个金字招牌。赵家平恍然大悟。两家公司竞相招聘,出现一边倒的形势,大家纷纷找到于德利辞职,要跟着文秀的新公司大展宏图。于德利指责马三赵五过河拆桥,同意他们辞职。赵永兰得知工人纷纷辞职。

一群村民涌进屋里,要求把土地租给文秀。村民们告诉赵家的人,他们以前之所以把土地交给赵家,那是因为赵家有文秀,他们信任文秀。现在文秀走了,赵家的其它人让他们心里不踏实。文秀告诉赵家的人,自己决心要实现家强的梦想,这一次绝对不会退缩。赵家农场不让她干,她会再成立一个新的赵家农场,新的赵家企业。文娜故意劝于得利不如结束赵家企业,也来投奔他们的新公司。于得利和文兰他们灰头土脸的离去。回到赵家企业,月英和永

月英和永兰看到企业里混乱的样子,对于得利很是失望,两人经过商量,决定去找家平,她们不相信家平能看着企业现在的局面,能置之不理。家平劝永兰和月英请文秀回去,接受增资扩股,两位老人觉得家平被文秀迷住了心窍。家平耐心劝告两位老人,就算自己回去,仍不能解决赵家当前的困境,把文秀请回去是拯救企业唯一的出路。永兰对家平的说法根本听不进去,觉得他在替文秀说话。永兰对家平感到失望。家平亲自下厨炒了几个菜,要和正民

月英和永兰尴尬地向文秀道歉,要文秀重回赵家企业,文秀提出的条件只有一个,就是她回去后,充许赵家企业增资扩股,把村民的资金也吸收进来。月英和永兰反复确认,增资扩股会不会影响赵家的产业,文秀向他们保证,赵家是企业的绝对大股东,她会把撤出的资金全部重新投进去,让家平任总经理,她辅助家平管理企业。永兰和月英看到文秀自愿让出总经理的位置,心里的防御小了不少,答应了文秀的要求。文秀重回赵家之后,辞职的职工纷纷

赵家企业增资扩股后更名为赵家股份有限公司,全村人都在企业里有了股份。经过董事会选举,文秀再次当选为赵家企业的董事长,家平和正民当选为副董事长。文秀觉得增资扩股后,资金有了保障,实现城镇化的目标可以规划了。文秀当选董事长之后发表演说,她打算在赵家企业原有的基础上,把蔬菜加工厂和粮食加工厂做大做强,形成企业产业链。另外文秀提出,要把赵家建成城镇化的新农村。文秀打算在村里原轴瓦厂那片荒废多年的土地上盖大

文秀请大家到饭店吃饭。永兰和月英嘀咕,大家闹腾来闹腾去,公司又回到文秀手里去了。月英劝永兰往好处想,文秀回来,企业立时井然有序蓬勃发展,这总比企业倒闭了好吧。看到全村人都对赵家人这么尊重,说实话月英感觉挺自豪,没想到赵家可以惠及乡亲,月英觉得文秀有一种更大的气度。永兰可不这么认为,她觉得这次过招,她输得颜面扫地。于得利则觉得文秀为了拉拢民心,纯粹给嘴过年吹大牛,建城镇化村庄,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吗。乡

赵雁和家平聊天,问他内心真正喜欢的人是文秀还是丽珠。家平毫不犹豫地告诉赵雁,他一直在等丽珠。赵雁把丽珠所怀的孩子是家平的真相告诉了他。家平大喜过望,跑到小辣椒家去见丽珠。丽珠听说事情真相之后,对杨瑞恨之入骨。丽珠约杨瑞见面,并揭开他所谓爱情的自私,丽珠绝情地告诉杨瑞,她一生都不愿再与他见面。杨瑞没有想到是赵雁破坏了自己的好事,心中郁闷已极,喝多了酒,约赵雁到水库旁边见面,质问赵雁为什么要这么做,如

拆迁签约工作进展缓慢,有相当一部分村民还在观望,文秀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文秀到县里申请城镇化优惠政策资金,于得利背着文秀召集赵家子女在月英家开会,于得利提出要重新理清父亲留下老宅的归属权。于得利认为月英搬到新楼后,应把房子倒出来,因为月英是从周家村嫁给父亲的,房子是父亲的,父亲去世后,月英该把房子给赵家的子女倒出来,和正民一起去生活。以前不涉及盖楼,算赵家的人同情她,让她在这儿白住。家平出面制止于得

正民回到家平那里越想越气,他觉得不能纵容于得利的嚣张和无理。正民把赵家子女召集到一起,并叫来了律师,说要正把经的谈谈赵家房子的归属权。于得利的意思,月英明确表示要放弃房子,她都放弃了,这事儿就和她无关了,只是赵家子女之间的问题。文秀替月英出面,问月英是真的放弃房子了吗?月英说让法律来定。律师告诉于得利月英具有这房子50%的产权,子女们只能分割剩余的50%。家平、文秀、正民纷纷表示退出房产分割,把自

文秀听说香月猪场出事,到养猪场想来帮助香月,发现了倒在地下的香月。文秀打了120,又把正民叫来,香月被急救车送往医院。经医生诊断,香月小面积心梗,幸好文秀发现及时,才没造成更大的危险。香月仍人事不醒,正民考虑文秀村里和公司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她去处理,要文秀回村。文秀叮嘱正民好好照顾香月,正民向文秀保证会寸步不离的守着香月。正民给有贵打电话,可是有贵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香月住院期间,月英和正民

文秀把自己和云鹏合好的消息告诉了香月和正民,香月对文秀的所有误会释然。文秀劝香月挽回正民的心,给小彬一个完整的家庭。此时,有贵手里拿着一张一百万的存单回村,得知的却是香月和正民已经办理了复婚手续,有贵对自己充当第三者而感到懊悔的同时,默默地选择离开,登上了去城里打工的火车。随着车轮的转动,时空转换,秋天来临了。村民居住的楼房就差外面的墙面和安装门窗就要完工了,养老院也接近封顶。结果因为原材料的涨价

这既是一部时光逆转的经典影片,又是一部充满人生哲理的优秀影片。 这部影片上映后,全世界的人们开始理解什么是“蝴蝶效应”。 人生没有绝对的完美,强求完美可能反而适得其反,珍惜当下顺其自然才更加重要。影片正是描述了这样一幅场景:看起来主人翁拥有令人羡慕的能力,但在追求完美的过程中却逐步将自己推入无法挽回的结局... 如果一辈子有哪些影片必须要看的话,这应该是其中一部。

很好的一部影片,用六段章节洗练地探讨了世俗人们的爱情,犀利而直指人心。相信许多观众会从中看到一些自己的影子。艾丽丝是四个人中最干净的,虽然她是个脱衣舞女。我真诚地希望艾丽丝在第一次见到丹时说自己跳脱衣舞是在说谎、在最后与丹分手时说自己与拉里发生关系也是在说谎。从影片的逻辑上看是有这种可能的。但有一点我不能理解,深爱丹的艾丽丝怎么可能在四年中都没有将自己的真名告诉丹呢。常理很难想象。可能是导演为加深“越近越陌生”的主题而刻意为之,这多少显得有些做作。虽然如此可在结尾给观众最后一击,但个人认为没有这个桥段更好。

魔术题材的影片不多见,不过本片也不过是拿来撑一下场面,里子还是犯罪片。揭开影片华丽的魔术外衣,单薄的人物和情节、虎头蛇尾的表演场面都让人失望,就好像魔术一样,乍一看很神奇,深入了解以后觉得也不过如此。整个影片可以看做是“四骑士”的三场魔术秀。第一场确实十分震撼,无数钞票漫天飞舞,完全打破了观众对于“魔术都是假的”的传统认知;当我们带着期待欣赏第二次表演的时候,却发现只是变数字的小把戏,如果不是最后催眠术小小地搬回些局面,这块都快让人睡着了;第三场作为压轴戏,先是对着大楼用炫目的光影效果照射,等观众情绪调动差不多的时候,三人大头朝下飞身一跃,变成了无数假钞,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高潮在人们刚进入状态的时候就结束了。

即使那个满脸胡子茬的家伙确是什么神秘组织的看门人,他这次也是在滥用职权、公报私仇。所以,完全没有必要把他们的犯罪行为想象得多么高尚,那所谓的“四骑士”自己的屁股也不是多么干净。另外,四位主角真的不够立体,特别是那个小偷,简直快透明了。唯一值得称道的是黑白两位老爷子,他们的演技绝对分分钟把几位主演秒杀成渣。希望在续集里能继续看见两个老头——如果还能有续集的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