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天堂日韩剧逆转重生
 分享

逆转重生

4.0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 年份:2017 地区:日本 类型:日本 
  • 更新时间:2019-08-13
  • 主演:藤原龙也,户田惠梨香,玉森裕太,小池彻平,三浦贵大 
  • 导演:冢原亚由子,山本刚义,村尾嘉昭 
  • 简介:该剧根据人气推理小说家凑佳苗的同名小说改编。藤原龙也饰演一名从知名大学毕业,过着普通人生的32岁工薪族·深濑。户田惠梨香...
 分享
花絮
  • 简介
  • 影评
逆转重生免费在线观看-该剧根据人气推理小说家凑佳苗的同名小说改编。藤原龙也饰演一名从知名大学毕业,过着普通人生的32岁工薪族·深濑。户田惠梨香饰演深濑的恋人·美穂子,两人在一间咖啡专卖店相遇相恋
故事从美穂子某天收到了一份写有”深濑杀了人”的告发信开始,慢慢揭开10年前,深濑大学时代的挚友广泽之死的那场”事故”和”事件”背后的种种真相,以友情和赎罪为主题的悬疑剧。
深濑跟谷原等人不熟,旅行前就做了厚厚的攻略(小说里写到攻略很受用,深濑也很开心,一一做着推荐)还准备了咖啡给浅见,换广泽开车时,明显看到了深濑看到短信(内定失败)后表情有些沉重,便没有说出自己不能吃荞麦面扫兴,走向猪排咖喱店时还说了“不好意思深濑,明明你都帮我们查好了店”,深濑跑向车子的时候还大喊着“深濑!猪排像靴子一样大,太好吃了”。后来去采集特产时,广泽有在挑伴手礼寄给别人(小说里有拿着手机给别人发短信,其实广泽是有女朋友的)而深濑尝了一种蜂蜜,拿起一罐就放进了篮子里。谷原邀请深濑和广泽喝酒,深濑说不能喝酒时,广泽回话前都会看深濑一眼,怕深濑觉得被冷落,说自己也不能喝。谷原说“这样大家一起来就没意思了嘛”,深濑低下了头,觉得谷原意思是自己来很扫兴。浅见虽然来圆场,谷原还是说着这样很无趣,深濑也很为难的表情,广泽就笑着说“我还是喝吧”。要不要一起去滑雪,家里请客会吃什么,深濑每次都是最后被问到的。从在科研室见面时,在吃完烤肉后都被要求去冲泡咖啡来喝。当谷原邀请他去滑雪时,深濑脱口而出的便是“那个我…”(我的话就算了吧),自认为与谷原等人是格格不入的。让广泽准备去开车,深濑递给了广泽咖啡一直问着“没事吗?”还说 “抱歉我帮不上忙”,却没有跟他一起坐车,但广泽只是说着宽心的话。深濑之后对谷原说“果然当时跟他一起去比较好吧?” 广泽没有到达的时候说“也许只是迷路了要不被雪困住了”。深濑认为自己隐瞒的只有“没说广泽喝了酒”,而他心里也认定这是广泽的死因。美穂子说“你们明知道他不能喝酒,开车不熟练,下雪路况不好,还让他去了吧”,深濑为自己辩解说“但是这不能叫做杀人!”,美穂子回答说“会隐瞒不就代表有罪吗?”,之后便是沉默。找到尸体以后,深濑见到广泽的父母,是最后一个跪下的,听到“请抬起头来”,只有深濑一个人傻傻的抬起了头,然后看大家没有抬头又低下头去了。见到美穂子被袭击也没有鼓起勇气去救她。对美穂子坦白时,深濑说“四个人没有说喝酒的事情只是说不出来口而已”“现在不管我说什么,听着就像是借口吧”而广泽不管是当面还是透过别人说的都一直说着深濑很努力啊,深濑也以此为契机想要改变自己,想更多的去了解广泽,他在站台对美穂子说“我不想承认事实所以一直逃避着,但我现在依然希望着自己能改变”如果结局是和小说的结局一样的话,那电视剧里这些桥段就是莫大的讽刺。剧透提醒,剧透提醒,剧透提醒。想知道结局,没有耐心看小说细节的可以拖到最下面以下部分也适合想看书但接受不了台版的排版和字体的(剧透提醒)只涉及个人感兴趣的部分,简略描述============================================================深濑后来为了去了解广泽去拜访了广泽的父母,得知广泽曾经想要大学毕业出国旅行一年,但遭到了父亲的反对。深濑聊起和广泽最愉快的事情是广泽带了橘子蜂蜜来,泡出来的咖啡很好喝。和广泽的父母吃饭吃的是收到的伴手礼荞麦面,父亲看着装着荞麦面的容器说“真是难得一见啊”,深濑以为他指的是荞麦面比平常吃的更粗,所以没有在意。广泽的小学同学告诉深濑,广泽被他邀请加入了棒球队,第一次正式比赛就打出了差一点就是全垒打的球,每次比赛都能打出全垒打。但他高中以后却加入了排球队。谷原大学时期也时不时的邀请广泽打棒球。之后和广泽的高中同学葵和麻友见面,得知:广泽个子很高大,也很聪明,中学时老师随意出的智力测试的难题只有他解了出来,他并没有直接承认,直到老师说“广泽也不知道吗”才开始解题。班上有人要求不要理会一个软弱的男生,只有广泽还是一如既往的打招呼。麻友认为是因为广泽个子高大才不害怕那个男生,葵却不认为是这样的。葵咄咄逼人主张着自己的想法和正义感的样子,让深濑想起中学时被班上同学孤立。所有人都故意不理自己,他忍耐着,想着过一个星期也许就会恢复原状了,假装着这件事情不会影响他。但是一个女生在国文课时突然双手用力拍打桌子“我觉得这样太奇怪了”当众告诉了班主任深濑遭到全班的无视,班主任问哪些同学不理睬深濑,除了告状的女生全班都举起了手,最后都站起来向深濑鞠躬道歉。下课后那个女生特地走到深濑桌边说“遇到讨厌的事,下次要自己说讨厌,否则在快要忘记的时候,又会遇到同样的事”,但比起发动无视的主谋,深濑更想揍她一顿。葵说“行动和想法并不是随时都一致,几乎所有的人都意识到,自己的行动并不是最出色的,但有时候可以因此维持世界的和谐。有时候指出一些当事人没有察觉的事,可以获得改变,但如果指出当事人早就意识到的事,就无法改变任何事情,相反地,反而让对方觉得丢脸,让对方变得更固执。”这是广泽曾经对葵说过的话。葵在高中时曾经制止过霸凌,对霸凌的男生说“不要因为自己在中学时代曾经是风云人物,就见不得别人的好”,那个男生走到她的面前踹倒了她的桌子,虽然葵害怕但没有硬撑着没有表现出来,但班上没有一个人出面帮她,只有广泽走了过来,扶起了桌子,捡起了课本和笔记本。“只是想让纷争和霸凌落幕,如果自己挺身能够解决问题,他会毫不犹豫踏出那一步,他就是那样的人”“所以他才会喝啤酒,才会同意去接村井”。虽然葵喜欢广泽却没有告白,因为她知道一旦说了,广泽就会点头说好啊。葵说“如果用颜色来比喻广泽,不是像大海一样的蓝色,也不是棒球队帽的橙色,而是透明色,不管是灰暗的颜色还是个性很强的颜色,透明的广泽都会接纳,去融入对方的颜色。”所以分班之后葵再也没有联系广泽,广泽问过一次,她回答说“我和透明人不合”。“这里的人都认为是你们害死了广泽,正因为他人很好所以无法拒绝” 。高中的排球队长告诉深濑,广泽每次文化祭的时候都不和社团一起参加,却和另外一个不起眼又一无是处对的人一起。“当对方露出好像流浪狗的眼神靠近他,他就不忍心拒绝”“难道不会想到要让广泽自由吗?一旦知道广泽有机会结交更高层次的朋友,自己就黯然退出,这才是友谊啊”。广泽也许更想跟谷原在一起吗?和村井一起吃咖喱,参加谷原棒球队的事情,广泽都没有说过。与高中广泽最亲近的朋友古川见面:“你,中心和高中,尤其在中学时,在班上是不是算成绩很不错?”“周围都是一些笨蛋,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班上地位很低,甚至可能被全班所有人看不起,女生认为自己和那些宅男一样,都被归类为不起眼的那个族群,每天都郁郁寡欢,很想对那些女生说,别把我和他们混为一类”“你觉得自己因为住在乡下地方,所以才会过着这样的学生生活。那些试图在狭小的世界排名的家伙,都会贬低比自己优秀的人,真是受够了,应该有更适合我的世界,那里有配得上我的朋友,能够了解我”“遇到广泽时,你是不是觉得终于遇见了?”“和广泽在一起,就会觉得那些拼了命想要排名的家伙真的很无聊,也忍不住同情那些汲汲营营的家伙,觉得他们太渺小了。广泽向来不说别坏话,也不会抱怨或是发牢骚,愿意接受眼前的一切。他是一个坦诚自在的人”“所以,他可以看到我身为一个人的本质。和那些表面装得人模人样,却在背地里拼命挣扎,扯别人后退的人不一样,和自己一样,是能够看清本质的人,也就是想和我做朋友”“嘛”“我说,怎么可能嘛”“你和我很像,我们应该可以成为好朋友,如果听到我这么说,你会不会有点生气?”“我就知道,所以到头来只是自己认为,自己和广泽是同类”虽然不怎么谈论恋爱的话题,但广泽说过高中有喜欢的女生“我对广泽说,你根本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即使鼓起勇气表白,对方也不会把你放在眼里吧。广泽笑着说,我想也是。”深濑可以想象广泽当时的表情。之前找工作不顺利时,深濑也抱怨过,只有那些机灵的家伙能够考上时,广泽平静地笑了笑说,我想也是。广泽在对古川说这句话时,应该也露出了同样的表情。在广泽离开老家之前,都没有向那个天鹅肉女生表白。古川与广泽都考上了东京的大学,一起租住了相近的房子刚升上大三三年级的春天,古川偶然走进一家面包店,正好遇到了那个女生。“我在毕业典礼时偶然听人说,她考上了东京的女子大学,但一直以为只有连续剧中会发生这种巧遇的事”原本只是隐约记得她很可爱,如今发现她个性也很好,然后想起她虽然很受欢迎,但之前好像从来没有听过她曾经和谁交往。于是觉得她或许也能够看清一个人的本质,对乡下学校那种无聊的排名感到厌倦。只要有机会,也许会有进一步的发展。但是,他并没有把这些想法告诉广泽。“原来真的有那么巧的事”广泽一如往常的平静口吻说道,但问了古川面包店的名字和地点。“差不多一个月后,广泽邀我要不要一起吃晚餐。因为我们几乎每天都一起吃晚餐。没想到那份女生也在”她穿着围裙,在广泽家里做咖喱。广泽听古川说巧遇那个女生的隔天,就去了她打工的面包店,把写了手机号码和电子邮件的纸交给她。“他们看起来感情超好,简直就像从高中就一直交往,但当时我觉得多亏了我,所以发自内心地祝福他们”照理说,广泽应该和她单独约会,但他们经常邀约古川一起去看电影、看夜场球赛,也一起去了水族馆。古川对当时是自己为他们牵了线这件事感到骄傲,最重要的是,他觉得他们两个人都很欢迎他的加入。他一直以为他们三个人是好朋友。“但是有一次”广泽和她交往半年后,三个人一起去看电影,买票买饮料的队都大排长龙,广泽说他去那里排队。那个女生没有和他一起去,说了自己想喝的的饮料后和古川一起排队。古川并没有想入非非,两个人也寻常的聊着天。好几个人隐约偷瞄过来,即使古川望过去也不会和任何人有眼神交集,只是从那个方向隐约传来“怎么可能?”的嘲笑声。“他们不可能是一对”那些人觉得自己明显高攀不上身旁的女生,两个人站在一起显得格格不入,正好奇地猜测着两人的关系。他勉强挤出“真受不了”的笑容看向那个女生,她一脸纳闷地看着古川“我还是不喝可乐,换乌龙茶好了。我去看一下还有什么饮料,我叫广泽过来这里”“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我突然想到,广泽和她约会的时候经常邀请我,是因为和她单独在一起时会感到自卑。三个人在一起时,旁人可能会觉得是社团的朋友,也不会有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但广泽和她在一起时,完全没有格格不入,没有人会嘲笑他们,也不会窃声讨论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广泽和我根本不一样,只是他人太好,屈就于我的高度而已。我原本以为自己和广泽一起站在高处,其实他根本应该站在更高处,我却利用他的善良,把他拉低了。周围的人一开始就发现了这件事,只有我一直搞不清楚状况。”“所以,我让广泽自由。为了避免被他同情,说了很过分的话…..根本没有想到那成为我最后对他说的话”“我再也不要和你这种伪善者做朋友了”后来深濑了解到,美穂子是广泽的女朋友,“杀人犯”的纸也是她贴的。便约见了美穂子,她不是为了复仇,而是不想让四人忘记这场事故,也想接近了解四人现在的状况,和死去的广泽大学的生活。美穂子时不时去谷原棒球社团练习的球场围观,还做三明治给球队吃,轻佻的谷原便去搭讪,有一次和社团喝醉酒的谷原想要酒驾,美穂子说服他坐列车送她回家,但在站台等车时,谷原却说广泽的死是因为运气太差,喝那点酒根本没事的,他棒球打的那么好,没想到反应能力那么差。怒不可遏的美穂子将谷原推下了站台。美穂子说“广泽曾经说,自己很空洞,虽然想要把自己装满,却不知道该装些什么。虽然棒球和排球都很有趣,但总觉得无法把自己填满,可见并不是那么喜欢。看到周围人全心全意地投入,就为自己和他们做相同的事感到抱歉。虽然他没有发自内心讨厌的人,但应该也不可能遇到很喜欢的人….没想到,后来真的遇到了让他觉得在一起很舒服自在的人,以前是古川,现在是一个叫深濑的同学。”深濑听完再也忍不住,边叫喊着广泽的名字边流下眼泪。美穂子也在深濑记录广泽的笔记本里写下“广泽不喜欢洋甘菊”,“广泽喜欢红色的福神菜”,“广泽不能吃荞麦面因为过敏”,“广泽并不是空洞的人”。咖啡店的老板之后进来为他们冲泡咖啡,喝到第二杯时推荐他们加些蜂蜜进去,深濑选了一种颜色很深的蜂蜜,一小勺放入嘴里,记起这个味道和在集市上买的一模一样。老板便笑着说“是荞麦蜂蜜哦”。“真的很少见诶,原来还有荞麦的蜂蜜”—美穂子的声音好像音量被关小了,渐渐远离。荞麦、荞麦、荞麦—深褐色粘稠的液体在深濑的脑海中旋转,那天晚上的景象倒转过来。——那我去广泽决定去接村井。深濑走去厨房为他准备咖啡。将用滤袋的咖啡装进保温杯,因为广泽喜欢吃甜食。所以深濑加了大量白天在路上买的深褐色的蜂蜜充分搅拌,盖上了保温杯的盖子。——这个给你他把保温杯递给坐在门框上绑鞋带的广泽。——你为我跑了咖啡吗?——对不起,我只能做这点事。广泽伸出大手接过杯子,打开饮用口,眯眼闻着香味后,啪的一身盖上杯盖。——开车的人真占便宜,谢谢啦。说完,他站了起来,打开了厚实的木门,冷风呼呼地吹了进来。——路上小心广泽举起拿着保温杯的手,对深濑露出微笑。广泽最后说的那句话萦绕在深濑的耳边。——那我走了。原来......是我杀了广泽。一下是一点点分析========================================主要的桥段都在前三集演完了为了制造悬念,小说和电视剧里都认定是有人上门来复仇的如果是以小说的展开来继续接下来的情节的话其实凑佳苗的目的不在于制造多么精巧的杀人过程,也不在于其余几人遭到复仇受到多么严厉的惩罚而是“广泽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为什么和深濑做朋友?为什么相当志愿者而不是去商社呢?为什么不和谷原的棒球队练习?为什么谷原说他性格很好但交往只有表面呢?为什么一直鼓励深濑很努力呢而绝口不谈自己?为什么不告诉深濑自己不能吃荞麦面?为什么硬要喝下啤酒?为什么要跑去吃猪排咖喱?为什么相当志愿者而不是去商社呢?为什么一直鼓励深濑很努力呢?为什么在喝了酒的情况下答应去接浅见?为什么深濑送他的时候他没有叫深濑一起去?如果这一切早就知道的话,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了但广泽一定有自己不说的理由。因为别人也因为自己。
猜你喜欢